//
  • +taken by minolta x-700/kodak colorplus 200

     

     

     

     

     

     

     

    "車廂里充滿了日落時分那轉瞬即逝的余暉和下午那不肯散去的炎熱。"

     

     

     

     

     

     

  • +taken by minolta x-700/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Ferrania Solaris 1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AGFA vista 100

     

     

     

     

     

     

     

     

    這個世界上美好的風景都短暫易逝,比如霞光,一瞬間的好感,露水以及被溺愛過的人。還有那個年輕的男子,他的臉頰散發靈性的光澤,內里蘊藏閃亮的才華。 他結束了短暫的生命,在人們給予的期待還來不及變得飽滿的時候。


    每當我遭遇貧瘠的道路,我不敢往前看,一些是泥濘的洼地,一些是由簡單的樹枝和小石子鋪就的,我擔心這些都會不見了。如同我也不想失去孤獨一樣,這些經歷都是構筑人生的材料,它不稀有,但卻珍貴。

     

     

     

     

     

  • +taken by minolta x-700/kodak colorplus 200

     

      

     

     

     

     

    再一次遇見放晴的柏油路,融合牛乳色的藍天,冬日海風搖動蘆葦絨,海泥土填滿新陸地,長出繁盛的常綠鋪地柏的芽。

    巴士一路往前開,歡迎你歸來。

     

     

     

     

     

     

  • +taken by minolta x-700/kodak colorplus 200

     

      

     

     

     

     

     

     Sun的Pentax ME SUPER               以及 bīu的Nikon FM2. 

     

     

     

     

     

     

  • +taken by minolta x-700/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平安夜悄悄地度過,圣誕的氣氛在校園里彌散地濃烈,咖啡館,水果鋪,便利店,到處都是紅色和白色的節日窗貼與噴涂,餐廳的店員反復播放著圣誕小曲,盡量描繪一種溫暖熱鬧的場景,黃色燈光下聚集嘈雜的人群,興奮表達各自的喜悅。

    走在操場的塑膠跑道上,大白燈射出的光線讓四周變得模糊,看臺上散布著三三兩兩的親密情侶,相互講著自己的心情和閑話。煙火在操場各處突然出現,身后躥出筆直的流星狀的軌跡,各色火光一瞬一瞬地點亮夜空,像一個汽油已經見底的打火機,犯煙癮的男人不耐烦地用大拇指轉動點火石擦出的星火,這樣如此靠近它,有一分鐘讓我以為自己親臨了夢。而看臺的男女也沉溺在這煙火表演里,顯得溫和且幸福。稍稍掃視了空曠的中心球場,幾個少年手中捻著火芯,抱著大的柱體,及一些手袋樣子的物品。我放慢了步子,甚至就坐下來觀望了,同時,在遠處一輛極速地閃著紅藍色光的燈箱靠近了,急促地逼迫著人們的神經,仿佛要讓附近的每一個人變得警惕,都要注意它。大概是沖著這火花來的,我想。煙火緊湊地綻開,底下的人浸在五色火光的雀躍之中。在紅藍燈箱的電車上快速地分散下來多名穿著制服的物業保全,一時間操場變得混亂不堪。保全帶走了一對戀人和幾名男學生,男學生照舊無心地嬉鬧,滿不在乎,而戀人們緊鎖著眉目,不住地解釋。就在這時,煙花盒子里最后一束花火沖到最高處旋即打開了,璀璨無比。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10月9日,下午晚一些的時候。球場。

     

     

     

     

     

     

     

     

  • +taken by minolta x-700/kodak colorplus 200

     

     

     

     

     

     

     

    我時常擔憂這一件不清醒的愛情,当我坐在宿舍的木椅上,面對令人困乏的電腦屏幕,想著果園子里的楊桃,是不是還處在豐收的時節。我會這么想是因為每次跑到那里去,總能摘到新鮮多汁的楊桃,我以為楊桃的果期是不分季節的,當你想吃,去那里就能摘得到。

    如果愛情它存在在和這個世界平行的時間里,一個永恒的跨度中,那么我想,就算它也像大多數果子一樣,有一年四季的成長,繁盛和衰敗,只要它還是會如期出現,循環往復,每一次都那么新鮮,這該多美妙呀!

    這種感覺就像,每當我走出房間,感受這個對我來說嶄新如初的世界。你看不到我臉上的喜悅,但是,你可以明顯察覺,我的步子要變得輕快許多。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橘色的,白色的與略帶一點粉色的花朵。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推開明藍色的車窗,有海濱的風和明晃晃的陽光。記錄沿途風景,觀察車廂里的旅客。

    日子并不是那么單純,那么透明,以為揮揮手就能心滿安定。
    像是海里的水,沾一點在嘴邊,那么咸臭,比不上深山里的溪流,那么清甜,帶點天真。

    那天,我只是早早的跑到海里面。比你們都早。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pentax ME super/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十九歲的最后一天,我渡過放肆亢奮的凌晨,渡過海濱的日出,昏睡在返程的公車上,我沉溺在這不知年紀與氣候的時間里。

     

    我用黑白底片拍下海邊的云彩,只記錄下它的層次,拍下友人歡樂后疲倦的神情,沙灘上風吹著沉默的女子,在奔跑中留下長而深的腳印,碎浪把沙子平復,晨光將無望的臉照醒。我匆匆地脫掉了身上的套衫、背心和長褲,跳進渾濁的海水,雙手劃開朝著橘色島嶼的方向游去,遠空微微透出些光亮,模糊的地平線。這灰色的閃著絲綢光澤的海面,只飄著一只孤獨的快艇和一些同樣不知年紀的男人。

     

    當這個城市一夜之間突然就冷了起來,抵達了低緯度城市不該屬于它的位置。它怎么也不會讓內心體會到一種溫暖,是那種在南下的冬季凜風里攥著體溫,在他人的問候和擁抱中生出的熱絡的感覺,于是人也容易變得甜蜜知足。

     

    那個迷失在狂戀你的旅人,他一直告訴我,他想要回到最開始的地方,去那里看看16歲的你,那個一無所知的人。
    冬天來了,記得要帶暖和一點呢。

     

     

     

     

     

     

     

  • +taken by minolta x-300s/lucky 1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長假結束的時候,小宇豪也到了要上學的年齡。和幼稚園同學相處得是不是很開心呢?那里還有漂亮的幼稚園女老師。聽說你很快就適應了學校的生活。


    有的時候自己竟然也懷念起4歲,和5歲的事情。記得外公給我們三兄弟買的棒棒糖,是那種清透的,甜而不膩的非常難得的巧克力味,之后我就再沒有嘗到過。午餐的時候同學之間會比賽誰能吃最多,我吃不了最多的,但也不會比大部分同學吃的少。運動會接力賽的中途,不小心讓接力棒脫手,我折回去拾起來,讓班級輸掉了那一場,為此愧疚了很長一段時間。還有一次,我把香口膠丟在了黑板上,但老師一直沒有追究,后來它就默默地消失在做簡單乘法運算的課堂上。

     

    幼稚園便開始形成一些細微的世界觀,投射在睡眠時的神秘的夢。那些夢長大以后還在偷偷地延續,而我時常醒來對著似曾相似的夢發問。還有一些夢,是在完后的時間里通過日常生活的一些片段被記起的,同樣的氣氛,但繼而并沒有夢境里來的那么犀利。像是一些啟示和證明,兒時的夢在試著讓自己更加看清楚自己。

     

    我很好奇,小宇豪晚上睡著睡著就哭起來的時候,到底夢見了什么呢。

     

     

     

     

     

     

  •  +taken by minolta x-300s / lucky 100

     

     

     

    "Bright hopes come true,as we walk downtown,smiling and laughing .As friendship and exhaustion collide,we celebrate a two year wait .A distant dream is born, we eat and drink ourselves full . And then we pay up with all we have for the day . We  sit down excited listen to ourselves beat to the rhythm of the music.No one seems to listen.This  is completely different .We lived in another world, where we were never invisible.A few days later,we speak again.But it didn't sound good.We were all in agreement,in agreement about most things.We'll do better next time.This is an alright start . "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時間:昨日午后四點半             地點:學校荒蕪的小花園

     

     

     

     

     

  •  

     

     

     

     

     

     

     

     

     

     

     

     

  •  

     

     

     

     

     

     

     

     

     

     

     

     

     

     

  •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nica dnp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迷路的蟲子在草地上停了走著,洩氣沮喪過,明亮過。它原本有一個家,它想要一個新的家,用四肢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它大概是沒找對地方,又或許它的四肢不足夠強壯。它內心時常是矛盾的雨天。

          它偶爾也被自然之神青睞,給它甜蜜的希望和食物,然而時間久了,它更想要自己努力尋找,專心經營的豐收。

        
       

           新的學年,制定新目標和日程計畫,要條目清晰又真正為之付出。
          
           不知路的小蟲子啊,再泥濘的路也要踏實地走,不可及的遠途,走下去就不遠了。
      

        

        

       

     

     

     

     

     

     

  • - [寫真]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nica dnp 200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nica dnp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