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傍晚的時候,村莊里便滿是熱鬧的人群,熟悉的街坊,剛認識的外鄉人,那里彌散著清涼自在的氣分。他們是休學慢旅的學生,辭職的,釋放壓力的,都企圖在這塊陌生好客的地方喘一口氣,這里沒有身份的重量,沒有時間的競賽,沒有心防戒備,沒有歷史過往,那是一種別樣短暫的人生,它教人重拾生活的信心。有一天我繞到村后邊的山上,這樣往遠處看,心想,在這片小小的地方,小旅舍多人的房間,轉角的小賣部,排擋的門口,到底發生了多少奇遇與重逢。 

     

     

     

     

     

  • +taken by minolta x-700/kodak colorplus 200

     

     

     

     

     

     

     

    "車廂里充滿了日落時分那轉瞬即逝的余暉和下午那不肯散去的炎熱。"

     

     

     

     

     

     

  • +taken by minolta x-300/Kodak CoLoRPLus 200

     

     

     

     

     

     

     


    海洋在五月的時候像極了貪戀假期的孩子,偷偷躲藏在少人的沙灘。 

     

    揚尼斯·里索斯 夏季 里的沙灘,男孩頻繁地躍入海,肌膚閃耀如金,如陶土似的黝黑,男人和女人一齊發出欽佩的讚歎,從村子里走出來年輕女孩,虔誠地拿著他的衣服,隔著一段距離,她不會抬起眼睛去看他,一丝慍怒和幸福掩映在她的沉思里,一天他們吵架了,他不讓她拿著他的衣服,她把它們擲在沙上,只提著他的涼鞋,她把涼鞋藏在腋下,跑的不見了,在她身後,一朵小小而笨拙的云從她赤裸的雙腳上升起。

     


    濕潤的海風有一種遙遠的氣味,從南海來,又或许来自地圖上與海為伴的另一片土地。人們真切地與海洋交談過。快樂的事和不快樂的事。於是在深藍色光澤里,海洋累積了許多秘密。

     

     

    少年對於海的記憶,是積攢零用交換一個二手的沖浪板,設計浪漫精致的告白,也曾經對海發脾氣。


    而無論何時,再一次面朝著海洋,總有一個沉默的聲音,讓自己重新來過吧。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dak CoLoRpLus 100

     

    很長的歌,藍色的腳踏車,微風和陽光,寬的馬路和行人,聽到自然的聲音。三月,不是去出遊的嗎?我又去了一趟海邊,登上一座新的山峰,拍下了海中央燈塔的遙遠,繪製了城市新的鳥瞰。海田一直延伸到矩形圖外,沿海公路,樂園的摩天輪,大的公園,平整的草地,球場,度假村里一幢幢漂亮的房子,還有許多塊狀的湖泊。

     

    我用多的形容詞贊美春天,在小學的周記作文裡面,還有一些書本的摘抄段落。小時候和夥伴們去田野里,看油菜花地,漫天的風箏,在水邊捲起褲腿,收集特別的石子,熱愛小河洲上的稚氣時光。

     

    下午起風的時候,在院子里的圓桌上翻開一本小說。春天它來的很輕。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nica dnp 100

     

     

     

     

     

     

     

    夏天走遠了,秋日里的涼風和暖陽,感覺很舒適。

    起床打開門,風的味道是濕的,穿上長袖帽衫,搭配藍色短褲,出了宿舍,走上一條鄉間小道,去看看jam,還有喂食它早餐,這樣的日子,會陪伴著它長大,直到我畢業。

    走遠了的,許多事情,我用記憶錄下來,

    有些對不起,有些感謝,有些 我們都還不明白。

     

     

     

     

     

     

  •  

     

     

    +taken by minolta x-300s/konica dnp 100

     

     

     

    過去的自己總是失望多過欣慰。每段新時點都是清凈的。脫去負荷,驕傲,赤裸地接受洗禮。看著經幡飄起的風中,聞到有貢香的氣味,過去的塵土都散在身后。想要陪著摯愛踏上朝圣的山路。九曲百折,還是漫步,看不到目的地,卻已經在路上懂得。

     

     

    人生感悟這么多,他人不肯理解。只是自己為何耿耿于懷。

     

    過去的就過去。或许什么都可以不在乎。更瀟灑些做一位孤獨的隱者旅人。在山崖絕壁上沉默姿態對著海風念。如果真的看開。

     

     

    心緒紊亂了,最好望出一片天,這塊暴雨初現的洗色天,通透得像光從新鏡頭穿過去。

     

     

     

    我一直都在忘記。一直都往陽光下跑去。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