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st - [感受]

     

     

     

    今天是2014倒数的1 2 3 4,第四天。在找寻自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没有能够变成更好的我,我感到特别的难过,而从前那个少年,一定也在远远的为此感到可惜,有时候现实不是这个世界怎样的变化着你,而是你把自己抛弃。

     

    于是,连真正的爱情何时舍你而去,你大概都不会记得了。

     

     

  •  

     

    应对无能为力的生活,想要做出勇敢的改变已经不是容易的事,便日日发梦,慰借残缺的理想。

     

     

     

     

     

     

     

  •  

     

     

    memory all about u,my dear friend.

     

     

     

     

     

  •  

     

     

                                                          

                                                                                     taken by Nikon FE/Kodak Colorplus 200

     

    是一个夏天快要过去的晚上,我们整理完出租房里的东西,你送我坐上离开这个城市的的士,那时候海风已经有些凉了,驶过环岛路和悬空在海上的高架桥,海的对面渔火明亮,照着海面闪闪星光,那一片刻的不舍记忆仍深,被海和急速的风吹的更是凉凉的,没能止住情绪,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小九。

     

     

     

  •  

     

     

    工作快一年了,忙碌让时间过的紧凑,从前贴近自己的心,追求自由和勇敢,无畏无惧,可以花很长的时间沉浸在寻找符合自己眼睛的视角,优美的线条,能够呈现漂亮颜色的光线,按下愉悦的快门,经过漫长的积累和等待,才能够收获心爱的成像,这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感觉灵感充满了我的生活,像是许多许多的泡沫,一出现变要消失,但它持续不断的出现。

    可是这一年来,我的泡沫少了,我只有在靠近自己的那一部分少少的时间里看到它,太阳再不是炙烈的,暴风雨也无声无息来去,见不到台风,也失去了可以散步的沙滩,倾诉的海洋,我想我肯定是想它们了,我想我该回去了。

     

     

     

     

     

  •  

     

     

    习惯了一个城市却变的有点难过,夜里的便利店,晃动的地下列车,每天看着落地玻璃外的街市,无尽的重复着人头攒动和打烊的把戏。

     

     

     

  •  

     

     

     

                                                                                                          taken by Nikon FE/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Canon PRIMA SUPER115N/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Canon PRIMA SUPER115N/Kodak Colorplus 200

     

     

     

     

     

  •  

     

                                                                                                           taken by Nikon FE/kodak colorplus 200

     

     

                                              click here for more pics

     

     

     

     

     

  •  

     

     

    混乱得一塌糊涂:

    (我好像越来越糟糕了,不知道这长长的人生要怎样去面对,看看自己的双手,什么都没有,或许这只是暂时的,安慰自己,好好休息,等一等明天。)

     

     

     

     

  •  

     

     

    那时候在岛上上班,每天要坐轮渡来回,小镇上热闹的不分晴天雨天,那天借了一台相机给同在旅馆共事的女生,她从小就在这小城长大,对这个小岛也有很长很深的记忆,她说小时候爷爷总是带她来这钓鱼,童年的美好记忆都塞满了这个岛,以至于毕业后,她也一直留在这个岛上工作,虽然也换也好几份工,始终还是离不开这里。

    下班后,她带着我又绕了一圈这个岛,灰沉沉的天,潮湿的空气,一路走着企图发现一些会被忽略的视角,一搭没一搭的讲话,时间过了,过卷的扳手也扳不动了,走到渡口,便一起乘船离开了。

     

     

     

     

     

  •  

     

        

    期待著能從一些孩子身上汲取些積極的能量。





     

  •  

     

     

    日子过的不知觉,看风景啊捣弄胶片的心情被工作生活淹没,每次回来看看,都还是能够静下心冥想,美丽的回忆,梦里深刻的美景,我想对于风景和胶片的喜爱应该早已融入了我的细胞,不断的憧憬着,何时再能看到新的海洋,耀眼的白色和蓝色,某个神秘的村庄后边,隐藏的海湾,干净的阳光,色彩斑斓的热带小岛......对于这个世界,我还有太多的探索想要完成。

     

     

     

     

     

     

  •  

     

     

     

    下班闲暇的时候,我在旅舍的书架上,翻到一本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关于城市的记忆,欲望和符号,在书里,人们找不到可以认得出来的城市的名字,所有的城市都是虚构的,他给它们每一个都起了一个女人的名字,日记式的感想篇章。让我想起自己走过的那些城市,旧的记忆碎片。

    里面有一句是这样的:就像那些彩色明信片并不代表莫里利亚,而是代表一座偶然凑巧也叫做莫里利亚的昔日的旧城。

     

     

     

     

  •  

     

     

     

    潮湿的初夏,毕业的季节。慢慢的,那种隐约的伤感情绪,淡出了回忆。我也正开始新的旅程了, Good Luck!

     

     

     

     

     

  •  

     

     

    我是不是还要花一些力气,花一些时间,等日子过去,才能等你来到我身边。我亲爱的恋人。

     

     

     

     

  •  

     

    如果是他人的世界,我们就不要去触碰。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狭隘,我无法改正它。我暂时只想保护好我们的世界,并且试着制造一个完美面具,用以应对纷纷扰扰的世界,理想啊,梦想啊,我们先不去靠近它,让它总是保持一段距离,它仍旧那么美丽,不是么,放心,它不会消失的。

    我要怎么描述我们的世界呢,它装着很多人,漂亮的事物,开心的事情,单纯至真,有智慧,有虚荣,有自负,有疯狂,有亲密,有误会……其实,我们的世界,和他们的,也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我们彼此相爱,相互依赖。

     

     

     

     

  •  

     

     

     

    許多個我們不在一起的日子,日漸增多的分離和再見,僅僅靠些舊照片,還能想起你們的脾氣和熱鬧,我就不會覺得自己多麼孤單了。這是一個不完整的出行,我想,無法填補的缺憾,每次都會有的,那麼既然是我們一起完成的,它總還是要比我獨自來的更加珍貴的,時間越久,特別是在我又開始想你們的時候,就會說,要是你們還在,那多好。

     

     

     

     

     

  •  

     

     

     

    那是我腦海裡滋味豐富的回憶啊,我親愛的朋友,在去年夏天有過交集的朋友們,也許我們都改變的不多,也許此生都無法再聚,但是總有很多很多的事物是我們都不會忘掉的。

     

     

     

     

  •  

     

     

        

     

         你有沒有一種藏的很深的恐懼。也許是源自家人給你的保護,朋友的陪伴或者僅僅是因為某個人,以及我們過分依賴的周遭,在感到一切就要改變的時候,那是一種茫然的不知所措的狀態,反反复复,在未換得一張新生活的准入證之前,遙遙欲墜,跌入破碎的縫隙,沮喪又無力。

         時光流動,感情變化。過去的三四年,我曾漂浮在無盡的雲朵裡,在這片南方低低的天空,做著可以不切實際的夢,從來到這片潮濕的土地開始,人生變得不同。

         有一些藉以緬懷的回憶,在隨時間沖走的流沙裡,輕易被我們忘記又時而重現的那些細小的難以描述的感覺,它們不是什麼暗示,也不是什麼重要的轉折標誌,只是偶爾我們想起來,淡淡的一縷讓自己感動的情愫。夜晚漆黑的山路,城市燈火映亮看不到星星的半邊天空,而路的另一邊天空,爍爍閃耀著星光,推車向前的人,余光瞥到流星尾巴,一起越過短暫的黑暗; 盛夏灼熱的柏油路,水灑在上面茲茲作響,變成水氣騰騰四散,皺眉頭撐花傘的女學生,電瓶車呼呼而過,空氣裡夾雜著汗液和陽光澀澀的氣味。很多我都以為會稍縱即逝的事物,在準備著離開的時候,忽而又直闖心上。

          而人生沒有預設的結局,都是自己親手描繪一磚一瓦搭建的,即便氣餒,即便風吹雨打,世事變化,也要早點重拾自己,對過去開心和不開心的日子有個應該的交代。

     

     

     

     

     

  •  

     

    一個丟失自己的人說要去找回自己,可是他已經無顏面對。那個真切地嚮往着簡單生活的人,說過為自己努力,為夢想努力的人,去了哪兒。

     

     

     

     

     

  •  

     

    從束河鎮里的后山坡,一直跋涉而上,跨過山泉濕地,穿過松木林,沿途涼風,最后順著山里的馬兒來到了這個地方,在雪山西邊的山谷之中,安靜的湖,湖邊圍繞著二十幾戶人家,四周沒有一點雜亂聲響,馬兒們跑到湖邊吃草,我一下子忘掉了時間,也把回去的路忘掉了。

     

     

     

     

  •  

     

     

    要過最簡單的生活,那就到大理去吧。三天是不夠的。

     

     

     

       

  •  

     

     

                                                                                                        更多照片,點擊

    12月的故事早就結束了,留下還沒有整理的記憶,需要一些圖片影像才更多地記起,沖掃了一部分的底片,多是傻瓜相機拍攝的,有一個使用單反拍攝的膠卷是在拉市海的環路騎行中收獲的,或許是溫度太低的緣故,相機的測光系統一直處于半工作狀態,這些因素導致出片的顏色不如傻瓜相機拍出的真實,卻帶給我另外一種干凈的暖色。

    在騎行中,環繞拉市的幾個村莊相連著堆在海西與海南,過了一個村莊就是另一個,那里有在上課的小學生,村里辦喜事的年輕男女,騎馬的人,劃船的人,扎在土屋門外曬太陽,說笑話的納西老人,她們穿著藍色的坎肩和百褶圍裙,路過蜜蜂村岔口的時候,一幫愛調皮的小孩子們攔著路,嬉鬧一番,拍下許多張天真笑顏,田野風光與湖面映藍的景色,一直順著日落,土坡路,堤壩,枯色的蘆葦,冷風中多了一個逆風的影子,拍下最后一張汽車駛來的公路照片,車燈光照進了照片的左邊,右邊是日暮微微紫色的光亮。

     

     

     

  •  

     

    我知道我需要的是在你眼里找到,在你緊張地極力掩飾中找到,日常交流對話中找到,一個不同的你,有想法而不敢露聲色的你,愿意讓生活被流水帶走,仍舊等待時間,并不急緩,仍舊保持自己模樣的你。終有一天可以遇到玫瑰,走得太久太遠,就不再走了,坐在玫瑰旁邊,一起等待候鳥們來的每個季節。這是重要的,這些感受和信念,供應著每日花費在你身上的猜想,不斷地猜想。而我們的距離卻從來都不改變,也不會改變了。

     

     

     

     

  •  

     

     

    我現在在春城中心的一家青年旅舍度過今年最后的一天,一個人一個月的旅途,似乎一整年那么長,朋友家人間或不斷的問候,房間里來了去了的室友,頻繁到給你一種時光錯覺。

    感謝這個最特別的溫暖冬日,每個人都抱持著晴朗心情,那么就繼續保持這樣的生活狀態,安安穩穩,平平淡淡的,讓我們和2010說聲byebye吧。

     

     

     

     

  •  

     

     

     

     

     

     

     

  •  

     

    有一扇會變幻風景的窗戶,陪我去過許多的地方,一推開新旅館的房門,便看見了它,可能會需要把簾子撩開,它有時候是石板路流水和嘈雜人聲,是連著的有著溫柔曲線的雪山,是雜色的從古草原,牦牛與黑頸鶴,只一條綿延到山谷里的公路,干凈地橫在窗戶玻璃上,有時候,它是城市里普通的梯形疊壯的建筑,雷達和景觀樹,外置的空調轉風,有一次,它只面對著一堵灰色的水泥墻,目光投射,哪兒也到不了。

    每當我發現這面窗戶越來越熟悉的時候,卻不得不重新整理收拾,繼續背上背包。

     

     

     

     

     

     

  •  

     

     

     

    你懷抱的柔軟心,將我的一概堅強打倒。